兵城格尔木

更新时间:2019-03-04      

兵城格尔木

格尔木西面是远古的荒滩,不知是多少万年前发的洪水,留下这无边无涯的乱石滩。有一次,我从连队的营房后面往西走,想看看荒滩里有什么神话,估量也就走了半个小时,还真掉进了神话般的远古荒野。那种感想,是一种无名的恐惧,无边无际的荒凉中,一种孤独、无援、渺小、扫兴的惧怕。我是跌跌爬爬地跑回了营房,头脑中一片空白。多年后,我读了一本《棋王》的小说,故事中说到法西斯曾经以一种“孤独”的刑法折磨人。我很信赖这个故事是真的。孤单,对一个活生生的人来说,真是一种无奈形容酷刑。

格尔木西面的千古荒原

格尔木兵城几乎都是窑洞式的平房,独一的一座楼房的记忆,就是22医院了。大兵们对22医院难忘的倒不是那座楼房,难忘的是那座楼房里的美丽精灵。那时,真要生病住进了22病院,那可是三生有幸了。可惜我当时顶多也就是个头痛脑热的小病,连队卫生员就给解决了。唯一一次排队走进22医院的时候,是去参加一个慰问晚会,那天晚上真是激情澎湃,不过,不是为了22医院的女护士们,而是为了才旦卓玛连续唱了十多少支歌,那可真是“世间难得几回闻”啊!

格尔木城里的大兵们,是很有幸的群体住在一起,哪怕身边就面临着远古的荒滩。不外,有另一种在当时难以启齿的心病,那就是很争脸到一个女人。

格尔木是蒙古语,意为河流密集的地方,辖区从柴达木盆地中南部到唐古拉地区,总面积12.45万平方公里,是世界上辖区面积最大的城市。世界驰誉的可可西里,也包含在这个市区中。

偶尔星期天,在满是大兵的格尔木“大巷”上,也遇到过她们,同样是大兵,同样的军装,就是有那种不同样的感到,叫你在那么多大兵中觉得到她们温馨的存在。估计那个时候我的岁数太小了,每当遇见女兵,总是不由自主地“躲着点”,怕什么呢?我至今没找到答案。不过,至今在我心灵深处,女兵还是最美丽的天使。

格尔木南面可可西里的晚霞